<big id="bphb3"><thead id="bphb3"></thead></big>
<sub id="bphb3"><thead id="bphb3"><cite id="bphb3"></cite></thead></sub>
<big id="bphb3"><thead id="bphb3"></thead></big>
    <sub id="bphb3"></sub>
      <sub id="bphb3"><font id="bphb3"><cite id="bphb3"></cite></font></sub>
          <progress id="bphb3"></progress>

                      ? 首頁 ? 名人故事 ?青年音樂才子錢學森_關于蔣英的故事

                      青年音樂才子錢學森_關于蔣英的故事

                      時間:2020-08-20 名人故事 聯系我們

                      青年音樂才子錢學森_關于蔣英的故事

                      蔣英從錢家回到蔣家以后,二人各自上學、讀書,這段青梅竹馬的經歷也就暫時告一段落。1935年8月,時年二十四歲的錢學森考取了庚款留美公費生,即將遠赴美國留學前夕,蔣英隨父母到錢家去看望他。這時蔣英十六歲,亭亭玉立,楚楚動人。比她大八歲的錢學森已是成熟的男子漢,他很喜歡這個愛說愛笑的小妹妹,曾經親昵地對蔣英說:“你的笑聲特美,你能保持下來嗎?即使若干年后,依然如故,可以做到嗎?”蔣英調皮地反問道:“為什么?”錢學森坦誠地說:“因為,沒有什么比快活和清純更可貴的了。”這天,蔣英特別高興,為錢學森彈奏了莫扎特的《D大調奏鳴曲》,錢學森喜歡音樂,聽得如癡如醉。蔣英說,她記得錢學森沖她鼓掌,當時覺得哥哥的名字和別人有點不同了,彼此將對方美好的身影深深地留在了記憶里。她還送給錢學森一本唐詩,里面還夾著一片火紅的楓葉,錢學森把它當作珍貴的禮物放在藤條提箱里,帶到了美國。

                      錢學森常常對人講:“我的第一位老師是父親。”父親錢均夫首先為他開啟了一扇藝術之窗,使他從小就喜歡繪畫、攝影和音樂。那時候,父親并不富裕,但為了讓兒子與藝術結緣,他不惜重金讓兒子參加暑期各類藝術學校

                      錢學森自幼接受良好的家庭文化和藝術教育,從小就喜歡吹口琴,口琴吹得很漂亮。早在讀小學時,他就顯露出出眾的才智,學業成績優異,而且對藝術頗多熱愛。書法、繪畫、寫文章、寫小品,他盡顯才藝,進入北師大附中后又得到了良好的音樂藝術教育。錢學森常和周圍人們談起當年在北師大附中學習音樂的情形,他說:“我們的音樂老師非常好,上課時,他用一部手搖的機械唱機(當時沒有電唱機)放些唱片,教我們學唱中外名曲,欣賞各種樂曲,如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曲》等,后來,貝多芬憧憬世界大同的聲響,一直在我心中激蕩。”

                      1929年,錢學森考入上海交通大學。20世紀30年代的上海交通大學學業非常繁重,但在課外,體育、競技、演講以及各種學生藝術社團活動仍然搞得如火如荼,很多校際的競賽都獲得了很好的成績。在交大時,錢學森的業余愛好是音樂,他根據自己的特長,先后加入幾個學校的音樂藝術社團,他是學生會雅歌社(合唱團)、口琴會、管弦樂隊的成員,更是一名出色的圓號手。據現存的檔案資料記載,1933年的軍樂隊成員名單、學生會管弦樂隊成員名單、雅歌詩社成員名單、口琴會名單里都有錢學森的名字。1932年11月16日《交大三日刊》(第218期)報道:由袁炳南同學籌備組織,本校管弦樂隊已正式成立,聘請德國人C. J. Van Heyst為指導,每周二、四下午4時在音樂室練習,預定12月公演。樂隊有十一名成員,在準備的曲目里,錢學森演奏的是Euphony(圓號)。

                      在交大沉重的學業負擔重壓之下,多數學生的課余時間被課業全部占去,而錢學森卻忙中偷閑,參加了學校的樂隊。他實在喜歡音樂,似乎與藝術有著不解之緣。那時,學校樂隊的練習和演出很頻繁。他是樂隊的主力圓號手,既要擠出一些課余時間參加樂隊,還要比樂隊其他人多擠出一些練習時間。錢學森在交大時的同學羅沛霖院士晚年向中央電視臺記者講述:當年在交通大學校園里,錢學森每天下午在房里抱一個EuPhonium(一種似薩克號的低音樂器)吹大約半個小時,畢業時拿到獎學金就去南京路買了格拉宗諾夫的《音樂圓舞曲》等各種唱片。(www.ytxjwl.com)

                      錢學森《音樂和音樂的內容》

                      在課余時間,錢學森還經常去上海市區欣賞交響音樂會,尤其是得到獎學金之后,就會暫時拋開緊張的學習,自己放松一下,欣賞一些高水平的音樂演出。他為了多學到一些東西,往往徒步很長的路程,去聽音樂會。錢學森平時很節儉,穿著也十分樸素。一次,他到音樂廳的售票口去購票,賣票的小姐看他是個窮學生,便輕蔑地說:“這可是一場音樂會,你看好票價喲!”錢學森回答說:“我知道,我就是來聽這個音樂會的!”

                      1930年的暑假,錢學森患了傷寒病,在杭州老家臥病一個多月。后來因為體弱,不勝學業,只好休學一年。假期在杭州,與學音樂的表弟李元慶興趣相投。李元慶當時關心左翼文藝運動,并開始從事音樂工作,與李元慶的交往更加深了錢學森對音樂、文藝的興趣。錢學森漸漸感到音樂、繪畫、文學、藝術能使人的心靈變得崇高,思維變得活躍而寬廣,它們所呈現的美麗夢境,往往是人們的追求和向往。

                      后來,在蔣英的影響下,錢學森熟悉了各種中外名曲和世界樂壇的風格流派,他特別喜歡巴托克和貝多芬的音樂,尤其欣賞巴托克音樂中潛伏著的那種執著剛強

                      和錢學森相似,許多科學家都有很深的藝術修養,如大物理學家愛因斯坦是優秀的小提琴手,數學家蘇步青、物理學家楊叔子有著深厚的文學功底,左右大腦相互促進,成為他們不斷創新的智慧之源、成功之奧秘。錢學森常說,美妙的音樂帶給他科學思維的靈感。音樂是許多科學家的摯愛,因為“音樂能給人以直擊心靈的力量,讓我們的生活更有情趣、思維更有創意、工作更有效率、領導更有藝術、人生更加豐厚”。這是李嵐清2005年5月23日第五次來西安交大時所作演講《音樂藝術人生》的總結語。

                      1934年7月,錢學森從上海交大畢業后,曾有一段時間住在杭州家中。當時的杭州,欣賞音樂已經蔚然成風,經常舉辦不同規模的音樂會和歌詠比賽。但是,大多數參與者對音樂的認識仍然停留在對樂曲演奏技巧的攀比和推崇上,錢學森有感于此,寫下了《音樂與音樂的內容》一文,望引導廣大的音樂愛好者去發現和感悟音樂所蘊含的豐富內容。

                      錢學森的《音樂和音樂的內容》一文原載于民國二十四年二月(1935年2月)出版的《浙江青年》(浙江省教育廳編印)第1卷第4期,共8頁。這是迄今發現的錢學森最早正式發表的文字作品,表明早在青年時期,錢學森在音樂方面就已經具備獨特而深刻的見解。

                      1935年,錢學森赴美留學,先后取得麻省理工學院航空工程碩士、加州理工學院航空和數學博士學位,畢業后繼續在加州理工學院從事教學和研究工作。這段日子里,音樂、攝影、繪畫、文學一直伴隨著他。

                      在麻省理工學院學習期間,他經常駕駛著他那二手老爺車,拉著三四個中國同學,到波士頓聽交響樂團的音樂會。波士頓交響樂團每周都要演出一次,它那整齊的陣容、高超的技藝享譽世界,征服了千千萬萬音樂愛好者,錢學森就是其中的一個。沒有特殊情況,每個周末的音樂會他幾乎都要到場的。

                      而音樂也把他與馬利納等幾個年輕的“火箭迷”連在一起,結為知己

                      一有空閑,他們就一起去聽交響音樂會,或是自己開小型音樂會。常常是馬利納拉小提琴,化學家S.威因鮑姆彈奏鋼琴,錢學森吹笛子、彈彈吉他,他們共同演奏巴赫、莫扎特、貝多芬、勃拉姆斯等人的名曲。配合默契,和諧動聽,仿佛進入一個神圣而崇高的藝術殿堂,徜徉在廣闊的思維空間。

                      假日里,他們常常一起到洛杉磯音樂廳去聽洛杉磯交響樂團的演奏,讓思緒隨著美妙的樂曲任意飛揚。有時大家坐上馬利納的破舊汽車到海濱去玩,欣賞那寥廓的海天世界,追逐那澎湃的波濤,擁抱整個大自然

                      錢學森與馬利納的友情日益深厚。在馬利納的朋友中,還有一些加州理工學院的研究生,其中,不乏音樂愛好者,而且可以組成弦樂四重奏的樂隊,經常在一起演奏。馬利納把錢學森介紹給他的朋友們。從此,錢學森開始接觸室內音樂,而且,很快地喜歡上了朋友們演奏的曲子。他還搜集了一些這方面的唱片。

                      跟這些朋友們在一起,錢學森很快活。他們有時演奏弦樂,有時開動留聲機欣賞貝多芬、莫扎特的古典樂曲,有時還表演喜劇。

                      演奏成員中的S.威因鮑姆是個很內行的音樂愛好者。一次,他們一起欣賞莫扎特的《施培德勒五重奏》的唱片,一支單簧管,在四把提琴的簇擁下,如泣如訴地吹奏出委婉迷人的旋律。樂曲結束后,人們都沉醉在樂曲創造的憂傷的氛圍里。這時,只聽S.威因鮑姆評論道:“這是莫扎特晚年的作品,這與他的《第一鋼琴協奏曲》相比,是完全不同的兩種心境。《第一鋼琴協奏曲》是孩童對美妙世界的期待,而這首五重奏則是一位飽經滄桑的藝術家發自心靈的嘆息。兩個作品同樣優美、同樣純凈,但反差卻如此之大。這就是人生旅途的烙印,生活的艱辛和人生的磨難,似乎誰也無法超越。莫扎特這位偉大的音樂家也不例外。”

                      錢學森疑惑地說:“當年莫扎特寫的這部作品,是送給他的好友施培德勒的,是對他們之間友情的懷念和歌頌。可是,你卻聽到其中潛藏著深深的憂傷。難道人的友誼也蘊含著深深的憂傷嗎?”后來的事實證明,錢學森與S.威因鮑姆的友誼確實潛藏著深深的憂傷。

                      S.威因鮑姆博士原是烏克蘭人。1922年由烏克蘭工學院和卡柯夫學院轉到美國加州理工學院,1927年加入美國國籍,1929年在加州理工學院獲得藥物學博士學位。威因鮑姆在化學領域很有成就,在應用物理學方面也很有名氣。他曾將量子力學應用到分子上去,是電子結晶結構、固體物理和熱傳導專家。

                      錢學森時常到他家做客。這位俄國十月革命后離開祖國的烏克蘭人,并不是反對十月革命的白俄分子,相反,他的思想很進步。在威因鮑姆家里,時常有小型集會。有時,著名物理學家羅勃·奧本海瑪的兄弟佛蘭克·奧本海瑪也來湊熱鬧。他們在一起除了欣賞、演奏音樂外,還時常談論世界大事,談論馬克思主義,自由發表意見,氣氛非常活躍。威因鮑姆是個很愛發表音樂評論的人。一次,大家共同欣賞貝多芬《第九交響曲》中的《歡樂頌》,那雄渾歡快的旋律,鼓舞著熱血青年為人類團結友愛的美好世界而奮斗。

                      唱片放完了,只聽威因鮑姆說:“音樂是人類一種精神食糧,一種情感和欲望的釋放。各民族的語言和文字都是有表現力的,但無論哪一個民族的語言和文字都有盡頭,只有音樂所表現出來的意境和體驗是無窮無盡的。”

                      大家對威因鮑姆的精彩評論報以熱烈的掌聲。威因鮑姆意猶未盡,接著說道:

                      “簡簡單單的七個音符,由于節拍和音階的變化,演化出了多少節奏和旋律!倘若在這個世界上尋找一種既簡單又復雜、既枯燥又多情、既普及又高深的模式,那么,我說就只有這‘1234567’了。”

                      伙伴們又是一陣笑聲和掌聲。

                      威因鮑姆的話,總是蘊含著深刻的哲理,這是同伴們都很佩服的。錢學森在音樂方面也有較強的悟性,他對威因鮑姆的話十分贊賞,因為,他也從音樂世界中領悟到了人生的哲理。

                      錢學森贊同地說道:

                      “是這樣的。這‘1234567’蘊含的內容既豐富又深沉。我從貝多芬的樂曲中似乎領悟到了他的一生,就像是一支與命運抗爭的交響曲;從莫扎特的樂曲中,感受到他的一生像是一支喚醒春光的魔笛;馬克思的一生則是一首莊嚴雄渾的國際歌!”

                      錢學森的話,也同樣贏得了同伴們的贊許。

                      天天爱天天做天天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