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bphb3"><thead id="bphb3"></thead></big>
<sub id="bphb3"><thead id="bphb3"><cite id="bphb3"></cite></thead></sub>
<big id="bphb3"><thead id="bphb3"></thead></big>
    <sub id="bphb3"></sub>
      <sub id="bphb3"><font id="bphb3"><cite id="bphb3"></cite></font></sub>
          <progress id="bphb3"></progress>

                      ? 首頁 ? 理論教育 ?《生活》周刊究竟是誰的_轉到光明方面去

                      《生活》周刊究竟是誰的_轉到光明方面去

                      時間:2020-12-23 理論教育 聯系我們

                      生活》周刊究竟是誰的_轉到光明方面去

                      《生活》周刊承社會不棄,最近因銷數激增,來登廣告的也與日俱增,大有擁擠不堪的現象,編者有時碰到朋友,他劈頭第一句就說:“好了!《生活》周刊可以賺錢了!”這句話很引起我的感觸,就是《生活》周刊替誰賺錢?《生活》周刊賺錢何用?再說得直截了當些,就是《生活》周刊究竟是誰的?

                      要回答這個問題,編者先要說明我們辦這個周刊的方針和態度。

                      我們辦這個周刊,心目中無所私于任何個人,無所私于任何機關,我們心里念念不忘的,是要替社會造成一個人人的好朋友。你每逢星期日收到這一份短小精悍的刊物,展閱一遍,好像聽一位好朋友談談天,不但有趣味,而且有價值的談天;你煩悶的時候,想想由這里面所看見的三言兩語,也許可以平平你的心意,好像聽一位好朋友的安慰;你有問題要待商榷的時候,握起筆來寫幾行寄給這個周刊,也許可以給你一些參考的意見,好像和一位好朋友商量商量。

                      我們辦這個周刊不是替任何個人培植勢力,不是替任何機關培植勢力,是要藉此機會盡我們的心力為社會服務,求有裨益于社會上的一般人,尤其注意的是要從種種方面引起服務社會的心愿,服務所應具的精神及德性。

                      一個人光溜溜的到這個世界來,最后光溜溜的離開這個世界而去,徹底想起來,名利都是身外物,只有盡一人的心力,使社會上的人多得他工作的裨益,是人生最愉快的事情。講到編者的個人,不想做什么大人物,不想做什么名人,但望竭其畢生的精力,奮勉淬勵,把這個小小的周刊,弄得精益求精,成為社會上人人的一個好朋友,時時在那里進步的一個好朋友。(www.ytxjwl.com)

                      我們深信天下無十全的東西,最要緊的是要有常常力求進步的心愿,本刊決不敢說自己已經辦得好,決不敢自矜,而且我們常常覺得自己有許多缺點,所堪自信者,即此常常力求進步的心愿。所以有指教我們的,我們極愿虛心領受,務使本刊的缺點愈益減少,優點愈益加多,不過對于無誠意的斷章取義的謾罵,我們只得行吾心之所安,不與計較。我們以為做人的態度應該如此,辦出版物的態度也應該如此。

                      根據上面所說的方針和態度,所以本刊因銷數激增而廣告涌進所得的收入,都盡量的用來力謀改進本刊的自身,由此增加讀者的利益,由協助個人而促進社會的改進。試舉幾個較為顯著的具體的例。本刊初辦時每期不過一張,自第三卷三十一期起,每期加至一張半,價目照舊,其中雖有一部分地位用來登廣告以資挹注,但材料較前增加,固為顯著的事實,材料內容,亦較前更求精警,現在稿費比一年前已增加至三倍以上,也是本刊努力增進“質”的方面的一端,原擬自本期起,包皮紙改闊,包皮紙上用的簽條原用油印,均改用鉛印,現因趕印不及,將于下期實行,此層因銷數之多,支出方面當然大增,惟前用油印,郵寄中途易于糊涂,每易輾轉遺失,為求穩妥計,積極改善,惟力是視。此外自設“讀者信箱”以來,發表于本刊的來信,因限于篇幅,為數不多,而每日收到來信商榷各種問題的,目前平均總在四五十封以上,其數量且與日俱增,都要分別函復,雖郵資所費殊巨,而我們盡其所知,或代征專家意見,竭誠答復,認為是輔助讀者的一個途徑,也是做“好朋友”的義不容辭的一件事情,是我們覺得很高興做的。

                      上面隨便舉出的幾件事,我們都認為是份內事,毫無自以為功的意思,不過我們的意思是要表明《生活》周刊是以讀者的利益為中心,以社會的改進為鵠的,就是賺了錢,也還是要用諸社會,不是為任何個人牟利,也不是為任何機關牟利。

                      這樣看來,《生活》周刊究竟是社會的。

                      (原載1928年11月18日《生活》周刊第4卷第1期,署名編者。)

                      天天爱天天做天天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