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bphb3"><thead id="bphb3"></thead></big>
<sub id="bphb3"><thead id="bphb3"><cite id="bphb3"></cite></thead></sub>
<big id="bphb3"><thead id="bphb3"></thead></big>
    <sub id="bphb3"></sub>
      <sub id="bphb3"><font id="bphb3"><cite id="bphb3"></cite></font></sub>
          <progress id="bphb3"></progress>

                      ? 首頁 ? 理論教育 ?非物質文化遺產產業的價值鏈探析_以南京金箔鍛制技藝為例

                      非物質文化遺產產業的價值鏈探析_以南京金箔鍛制技藝為例

                      時間:2020-04-25 理論教育 聯系我們

                      非物質文化遺產產業的價值鏈探析_以南京金箔鍛制技藝為例_文化產業研究:文化軟實力與產業競爭力(第3輯)

                      非物質文化遺產產業的價值鏈探析——以南京金箔鍛制技藝為例

                      梁 君 陸春平

                      陸春平簡介:(1982— ):江蘇南京人,南京信息工程大學教師南京大學商學院博士。研究方向:文化產業、產業組織。

                      摘 要 非物質文化遺產產業化經營是明智之舉,也是勢在必行的。本文以南京金箔鍛制技藝為例,依據產業價值鏈理論,分析江蘇龍潭金箔產業的比較優勢及其產業價值鏈的存在問題,在此基礎上,探討了金箔產業的發展策略。

                      關鍵詞 非物質文化遺產;產業價值鏈;金箔產業

                      為了更好地保護與發展并應對生存威脅、順應時代發展的要求,非物質文化遺產產業化經營是明智之舉,也是勢在必行的。讓傳統文化不斷發展壯大,形成產業化規模后,才能實現傳統文化的社會文化價值和經濟價值共贏,并且讓傳統文化的凝聚力更為集中。由于非物質文化遺產產業均具有區域性、強關聯性和勞動力密集性等特點,本文將通過對南京金箔鍛制技藝所形成的金箔產業的產業價值鏈進行分析,由此起到窺一斑而見全豹的作用。

                      1 產業價值鏈理論概述

                      哈佛商學院教授邁克爾·波特(Michael Porter)1985年在《競爭優勢》(Competitive Advantage)一書中指出:從價值形成過程來看,企業在從創建到投產經營所經歷的一系列環節和活動中,既有各項投入,同時又顯示價值的增加,從而使這一系列環節連接成一條活動成本鏈。企業的價值創造過程主要由基本活動(含生產、營銷、運輸和售后服務等)和支持性活動(含原材料供應、技術、人力資源和財務等)兩部分完成,這些活動在公司價值創造過程中相互聯系,由此構成公司價值創造的行為鏈條,這一鏈條就稱之為價值鏈。寇伽特(Kogut,1985)則認為:“價值鏈就是技術與原料和勞動融合在一起形成各種投入環節的過程,然后通過組裝把這些環節結合起來形成最終商品,最后通過市場交易、消費等最終完成價值循環過程。”克魯格曼(Krugman,1995)曾經探討過企業將內部各個價值環節在不同地理空間進行配置的能力問題,由此,使得價值鏈中治理模式與產業空間轉移之間的關系成為全球價值鏈理論中的一個重要研究領域。此后,阿爾恩特和凱爾科斯(Arndt Kierzkowski,2001)使用“片斷化”來描述生產過程的分割現象。他們認為這種生產過程在全球的分離是一種全新的現象,這就使得同一價值鏈條的生產過程的各個環節通過跨界生產網絡被組織了起來,這一跨界網絡可以由一個企業內部完成,也可以由許多企業分工合作完成。費因斯(Feenstra,1998)清晰地將“貿易一體化”和“生產的垂直分離”在全球經濟中有機地聯系起來。對應于波特的價值鏈定義,產業鏈企業在競爭中所執行的一系列經濟活動僅從價值的角度來界定,稱之為產業價值鏈(Industrial Value Chain)。如果說“產業鏈”描述了產業內各類企業的職能定位及其相互關系,說明產業市場的結構形態,那么,“產業價值鏈”的概念則更加突出了“創造價值”這一最終目標,描述了價值在產業鏈中的傳遞、轉移和增值過程。

                      不同時代的產業價值鏈具有不同的特征,宏基的創始人施振榮(2005)提出的微笑曲線眾人皆知,在知識經濟時代發達國家的勞動力成本大大提高,在全球經濟一體化的潮流中,不斷有新的競爭者(步入市場化軌道的國家或地區)加入國際分工體系,導致各國比較優勢重新組合,在競爭加劇的背景下,發達國家依托跨國公司進行產業重構和轉型,調整國際生產布局,依靠動態的研發優勢、品牌優勢和全球營銷優勢保持其競爭優勢,并通過知識產權和WTO協議攫取高額回報,而把生產階段的成本通過向后發展國家轉移壓到最低,從而使生產階段的利潤率大大降低。另一方面隨著產業的逐漸成熟而形成全球競爭態勢,各環節附加值均由于競爭而降低,而在制造環節尤其是非核心部件制造上,由于進入的壁壘較低,市場競爭的結果是在這些環節附加值降幅相對較大,這樣產業價值鏈曲線形成兩頭高、中間低的形狀,被形象地稱為“微笑曲線”。然而在后進企業發展初期特定階段,在沒有資源積累、技術差距較大的情況下,企業面臨的可能不是微笑曲線,而可能是“苦笑曲線”(見圖1)。而在以前的工業時代,或者說“福特主義”時代,大規模生產對于生產沒有個性特色的大眾產品的好處很大,因而所采取的策略是縱向或垂直一體化,企業對某種產品從原材料到最終產品的整個生產過程都實行內部化,在福特主義時代,生產加工活動在整個價值創造過程中的附加值很高,遠高于研發和營銷階段所創造的價值。因而這時產業價值鏈形狀如圖1中的“苦笑曲線”。但顯然兩者所處的環境和隱含的意義是大相徑庭的。

                      img104

                      圖1 產業價值鏈價值曲線

                      2 江蘇龍潭金箔產業發展的比較優勢分析

                      金箔產業的形成,有其特殊的人文環境、技術條件和人力資源優勢等背景。金箔產業是龍潭地區的傳統產業,歷史悠久,大量史實表明,金箔發源于龍潭,距今已有1 700多年的歷史,金箔文化底蘊深厚;其次,金箔的生產技術在龍潭地區得到了世代傳承與發展,有著其他地域無法比擬的人脈資源和技術基礎;再者,金箔產業無法實現大規模、全面的機器化集約生產,屬于勞動密集型產業,需要大量認同金箔、熱愛金箔、熟悉金箔的產業工人,這就是金箔產業為何興起于龍潭的主要原因。具體說來,龍潭金箔產業發展的比較優勢主要有:

                      2.1 充足的熟練勞動力

                      金箔產業屬于勞動密集型產業,規模企業可吸納500~1 000人就業,勞動力成本占企業產品總成本的60%左右。金箔的生產工藝流程為:黃金配比、化金條、拍葉、做捻子、落金開子、沾金捻子、打金開子、裝開子、炕炕、打了戲、出具、切金箔、檢驗包裝等。目前除了打了戲(就是把黃金不斷鍛打使其厚度逐漸變薄最終可使金箔厚度達到0.1微米的過程)這一工序實現了機械化操作以外,其余均必須依靠人工來完成。據介紹,經捶打出來的金箔,薄如蟬翼,軟如綢緞,民間流傳一兩黃金打出來的金箔能覆蓋一畝三分地。由于龍潭是金箔的傳統生產基地,熟悉并可從事金箔生產的熟練工人眾多,勞動力密集、傳統制作經驗豐富的優勢是其他金箔產區所無法擁有的,對工人的培訓以及熟練工人的再培訓所需的成本很低。

                      2.2 企業相對集聚,主產地優勢明顯

                      龍潭地區目前金箔總產量在全國遙遙領先,除龍潭外,國際上還有日本的石川縣和意大利的部分地區生產金箔,國內主要是江蘇江寧金箔集團尚有生產,其他地區零星分布著幾家小廠,也基本上由龍潭人外出建立。目前龍潭已經成為世界金箔制造業中心,現有各類金箔企業86家,年總產值逾2億,其中年產值在1 000萬元以上規模的企業3家,年金箔總產量占全國產量的80%,占世界產量的60%。產業的相對集聚將使產業價值鏈的集群效應得到發揮,它有利于企業成本的降低、新企業的出現、企業創新氛圍的形成、打造“區位品牌”和區域經濟的發展,同時產業價值鏈鏈式效應也可以得到有效釋放,它促進了專業分工協作,推動了技術進步。

                      2.3 深厚的文化底蘊

                      中國金箔起源于南京,而南京金箔起源于龍潭。龍潭一帶的金箔手工藝制作技術,至少已有千年歷史。在當地廣泛流傳著《仙家造金箔》的民間傳說,從民間傳說和民間供奉推算,金箔的大量出現應在六朝時期,而關鍵人物是“葛仙翁”——也就是葛洪。六朝時期金陵佛道盛行,所謂“南朝四百八十寺”,眾多的廟宇和佛像需要“薄如蟬翼”的金箔貼裹,使得金箔產業化成為可能。在龍潭地區,由于千年積淀,金箔文化遺跡俯拾皆是,上至80歲老叟,下至7~8歲的小孩都了解金箔手工藝制作技術。這種世代的文化熏陶,深厚的文化底蘊,奠定了金箔產業在龍潭地區得到蓬勃發展的基礎。2006年6月,南京金箔鍛制技藝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文化屬于制度的范疇,文化的認同大大減少了交易成本和制度的執行成本。這種制度基礎在很大程度上就是馬歇爾(Marshall,1919)用“產業氛圍”一詞所說的東西。“氛圍”在這里代表了一種外部性,一系列共同的資源,它給工人熟悉就業規則提供了方便,給創造性和創新活動提供了平臺,它使團體之間的交流變得容易,為局限在各地的企業和工人走到一起解決工作中遇到的問題提供了一個共同的基礎。據說也有龍潭人在外地投資辦廠制造金箔,但發現所招聘的工人缺乏對金箔的熱愛和了解,培訓成本極高,大多數人經培訓后要1~2年時間才能基本掌握相關技藝,而在龍潭地區大多數人只需短短數月便可以成為熟練工人了,可見文化積淀這個“產業氛圍”的舉足輕重作用。

                      2.4 優越的區位地理優勢

                      龍潭位于南京市棲霞區東部,距南京主城區30公里,處于南京、鎮江、揚州三市的中心區域。具有8公里長的深水岸線,是長江航運的樞紐,具有長江規模最大的多功能港區,水運交通運輸十分發達,公路形成了“三橫”(沿江快速貨運通道、312國道、滬寧高速公路)“兩縱”(城市二環、三環)路網;滬寧鐵路正線上的龍潭三級貨運站;15公里處有華東最大的堯化門鐵路編組站,可通過寧西鐵路輻射中西部地區;具有南京唯一國際級保稅物流園優勢以及南京市新城區的規劃優勢。更重要的是龍潭地區氣候溫和,四季分明,常年空氣濕度適中,十分適合打箔烏金紙的生產與使用,因為在南方地區空氣濕度偏大,烏金紙容易受潮,增大了黃金在鍛打時向四周延展的阻力,而在北方地區,由于空氣干燥,烏金紙含水量偏低,這樣在鍛打工序上,烏金紙容易由于變脆而容易被擊碎。據專家觀察,全世界的金箔產區,包括日本、意大利和德國的產地都跟龍潭地區處于同一緯度。這說明金箔的生產對氣候條件也是極其苛刻的。

                      3 江蘇龍潭金箔產業產業價值鏈的存在問題分析

                      3.1 產業價值鏈處于低端

                      目前,龍潭地區的制箔企業均以生產活動為主,研發和促銷活動不活躍,根據以上的價值鏈微笑曲線,單純的生產活動處于價值鏈的低端,其獲得的附加值是很低的。總體看來,目前龍潭金箔產業價值鏈的價值曲線形態為知識經濟時代的“苦笑曲線”,大部分企業屬于后進企業。一方面由于國外壟斷了金箔產業的高端市場,其品牌知名度遠高于我國,因而龍潭金箔的生產處于全球價值鏈的低端,另一方面國外金箔的生產越來越少,而世界上大部分生產集中于龍潭地區,由于龍潭地區激烈的惡性競爭,導致該地區企業所獲得的產品附加值很低,再者該地區除作為主產地聞名遐邇外,而其他諸如產品研發、知名品牌、營銷與售后服務等高附加值環節十分薄弱,致使在這些環節上所獲得的總附加值低于生產環節,這一點與工業時代的產業價值鏈是很不相稱的。工業時代由于產品供不應求,有供給就會創造需求,因而生產環節是重中之重,附加值的獲取也為較高的。而在知識經濟時代,產品市場已經是買方市場,競爭的重點和結果已經轉移到高附加值環節。(www.ytxjwl.com)

                      3.2 創新缺乏動力

                      金箔生產仍有大量的工藝流程是機械無法替代的,這無形中限制了技術創新的深度和廣度。對于任何經濟體中微觀企業從其研發、生產、營銷等整個創新活動來看,創新活動得以實施的最根本、最有效、最簡單的激勵因素是創新成本與收益的權衡比較。只有收益大于成本時,企業的研發活動等高級要素投入才能得以最終轉化為創新活動的收益,因而才能從根本上激發、實現微觀企業的創新活動。目前我國對知識產權的保護嚴重落后,技術創新所獲得的壟斷收益很快被隨后的大規模、無限制的模仿復制所抵消,加之缺乏強大的市場需求,企業的利潤不高,又限制了對技術創新的投入,因而大多數企業缺乏技術創新的動機。烏金紙制作技術是金箔技藝中最核心的技術,鍛制金箔時,要用烏金紙包好金片,通過幾萬次鍛打制成15厘米見方、0.12微米厚的金箔。這就要求烏金紙耐沖擊、耐高溫、薄而不破。可以說,是烏金紙保證了金箔質量。據了解,南京金箔總廠是國家指定的金箔鍛制技藝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單位,擁有目前世界先進的烏金紙生產技術。但這一技術在整個產業中并未體現其風騷獨領的優勢,原因或是烏金紙的生產技術革新還有空間,另外是其他相關環節,特別是機器捶打的技術革新未能及時跟進,因而使這一核心技術的優勢大打折扣,造成了一些企業盡管其烏金紙生產技術并不是最好,但其生產出來的烏金紙并未對產品的質量造成明顯的瑕疵。此外,由于生產環節所獲得的利潤越來越低,企業自然也缺乏對整個工藝流程進行技術創新的動力,產品創新、制度創新、市場創新也明顯滯后。

                      3.3 衍生產品開發不足

                      金箔衍生品的開發將大大拉動對金箔的需求,需求的不斷擴大才可能使分工不斷深化、技術不斷進步乃至產業價值鏈不斷升級。據考古發現可知,我國早在商代就有金箔的運用,著名的殷商都城遺址殷墟曾出土過一種非常薄的黃金片——金箔。金箔在歷史上的用途非常廣泛,主要用于器物貼金、建筑物貼金以及用于織物服飾上。現在金箔的作用不斷發揚光大,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領域:佛寺廟宇貼金、建筑上的貼飾、漆藝、裝飾織物、藥用、食用、化妝品、電子工業、新工藝金箔畫、工藝品、剪紙等等。目前國外對金箔的需求均用于其名目繁多的衍生品的生產上,從而獲得相當高的附加值。據悉,在日本的金箔業重鎮——石川縣,金箔是當地延續了數百年的一項非常重要的傳統產業,至今仍有數百人從事該行業,幾乎占據了日本國內100%的市場份額。而該縣的金箔企業,不僅保持和繼承了傳統的金箔手工工藝,而且還采用了先進技術和傳統手工操作相結合的方式,不斷研究、開發和設計出新工藝、新產品,如金箔化妝品、金箔美容用品、金箔食品等等。而反觀國內,金箔的衍生品行業遠未得到長足發展,大多數金箔僅僅用于佛寺廟宇貼金、建筑上的貼飾,其他領域的衍生品還未得到深度開發,具有相同制作工藝的銀箔、銅箔、鋁箔的生產及其衍生品的開發也較為滯后。

                      3.4 無序競爭愈演愈烈

                      由于金箔生產門檻低,對廠房、設備要求不高,龍潭地區目前還有不少未經注冊的“夫妻檔”、“兄弟連”家庭式金箔作坊。企業大部分生產同構化,銷售渠道、銷售對象雷同,導致了大部分中小企業之間的惡性競爭,惡性競爭主要表現在銷售價格上,自2002年國家取消對黃金的管制后,企業乃至個人都可以在國家指定的黃金交易所購買黃金,價格都是根據國內、國際市場的行情來定,因而企業是黃金價格的接受者,大企業即使大宗采購黃金所獲得的價格折扣優勢也并不明顯,而一些手工作坊和小企業在勞動力成本方面占有比較優勢,成為產品價格競爭的始作俑者,互相壓價競爭導致了企業的利潤大幅縮水,同時也催生了許多質量造假、爾虞我詐等不良市場行為。這些現象甚至也發生在大企業之間,在最近一次北京故宮的金箔招標中,其中一家企業叫出了不到3元一張的超低價,令業內人士大跌眼鏡。業內人士指出,在只有少數幾家大企業把持的市場上,一旦進入爭相壓低價格的非理性競爭,最終損害的是江蘇金箔業的整體利益。

                      3.5 品牌優勢不明顯

                      目前龍潭地區金箔產品的品牌知名度還不高,在國外,同樣的金箔用自己的品牌,每張只能賣1美元,而貼上國外的著名品牌,就可以賣到2~3美元,其品牌價值可見一斑。品牌張力不足的直接后果,就是既有的資源和產品優勢無法轉化為效益和品牌優勢。目前,龍潭有很多金箔企業進行貼牌生產,還沒有一個統一的、鮮明的區域品牌和有效的品牌創建、維護、發展和延伸系統,未形成能夠整合和集聚所有的區域資源建立品牌知名度、共享品牌的核心價值、延伸品牌理念和擴大龍潭金箔產業集群的輻射性。

                      4 基于產業價值鏈的江蘇龍潭金箔產業發展策略

                      4.1 積極推進創新

                      擴大市場份額,關鍵是創新,創新包括產品創新、技術創新、制度創新和市場創新,其中產品創新是關鍵。市場創新依靠產品創新,制度創新和技術創新要落實到產品創新上。產品創新要特別強調產品的差別性,產品具有差別性并得到市場的認可,才具有競爭優勢。按照產品創新的要求,技術創新要有針對性,要以產品創新創造競爭優勢。從一國發展的微觀基礎來看,對于任何一個微觀企業單位的創新活動來說,同時包括研發投入和產品銷售過程,研發能力和市場能力是企業創新活動不可分割、相互支撐的“一個硬幣的兩面”。

                      4.2 鼓勵知名品牌的創建

                      用名牌產品打開市場并擴大市場,是提高市場競爭力的重要戰略,產品的市場競爭力主要體現在品牌的競爭力上。文獻(Gereffi,1999;Lee and Chen;2000)事實上已經指出了這樣一條升級的軌跡:在網絡型和被俘獲的價值鏈關系中,一般的升級規律遵循:首先是工藝升級,然后轉向產品升級,再到功能升級,最后是部門間的升級,這通常是中國勞動密集型企業的升級路徑。這些企業的轉型是從原始裝配生產(OEM),即按照全球買主的合約,取得很薄的附加價值的裝配和生產貼上買主商標的產品,到原始設計制造(ODM),最后到自有品牌生產(OBM),這是一個向著非實體化活動逐步演進的過程。因而通過確立品牌戰略,利用集團優勢創建知名品牌,使品牌成為提高市場占有率的高速通道,逐步擺脫為外商貼牌生產的尷尬局面,培養一批擁有自主產權的國際知名品牌。致力于打造世界知名的區域品牌,以區域品牌帶動產業集群的轉型升級,形成真正具有較強輻射力的、創新驅動的、產業網絡化的產業集群,是目前發展金箔產業面臨的關鍵問題。

                      4.3 加大衍生產品研發力度

                      金箔的衍生品種類繁多,但很多并沒有形成很大的有效需求,通過加大衍生產品的研發力度,擴大金箔的需求量,提升產業鏈等級。從一國發展的宏觀層面來看,市場需求空間特別是對于一個處于高速增長的市場需求空間來說,是決定一切產品生產要素投入的價值和增值活動能否最終得以實現的關鍵因素。而且,越是處于產品價值鏈高端環節的高端要素(如核心技術研發能力、品牌與銷售終端),就越依賴于高速增長的新興市場空間來實現其價值的轉移和增值過程。對于一個高速增長的市場需求空間經濟體來說,可以無需借助外部市場,通過本土市場需求容量所內含的對創新動力引致功能的發揮,內在地培育出其本土企業的高級要素發展能力,這被稱之為“需求所引致的創新”(Zweimuller and Brunner,2005)。需求動因不僅已成為誘導發達國家所主導全球價值鏈分工體系產生的一個內在原因,而且成為決定一國(地區)依賴于自主創新能力形成和產業持續升級動力的國家競爭力形成的關鍵內生要素。

                      4.4 政府的有效引導,科學規劃

                      目前,龍潭金箔產業機遇和挑戰并存,要保存龍潭金箔悠久的歷史文化并發展金箔產業,離不開各級政府對金箔企業的正確引導和扶持。一是擴大金箔文化的傳播與影響,在傳承和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同時要不斷進行創新,借文化產業大發展之機,做強做大金箔產業,如:成立金箔研究院、恢復或重建金箔遺跡、建立金箔博物館等,提倡活態文化展示,發展工業旅游。二是加強平臺建設,主要包括公共服務平臺、人才培訓平臺、產品產權交易平臺、國際服務外包平臺等,通過平臺建設,規范企業競爭行為,創造優良的市場環境,力爭使龍潭地區成為世界金箔的質量標準發布地以及產品集散地和定價中心。三是以科學規劃總攬全局。通過科學規范,引導金箔產業的合理空間布局,扶持上下游高附加值產業的發展,進一步拓展、延伸產業價值鏈,提高價值鏈的區域控制能力,構造金箔產業群。

                      參考文獻

                      [1]陳柳欽.論產業價值鏈[J].蘭州商學院學報,2007(8):57-63.

                      [2]劉東勛.價值曲線的時代變化和產業價值鏈競爭[J].上海經濟研究,2005(7):53-59.

                      [3]劉志彪.中國貿易量增長與本土產業的升級——基于全球價值鏈的治理視角[J].學術月刊,2007(2):80-86.

                      [4]張杰,劉志彪.需求因素與全球價值鏈形成兼論發展中國家的“結構封鎖型”障礙與突破[J].財貿研究,2007(6):1-9.

                      [5]陳懿赟.獲取動態比較優勢的湖南花炮產業發展策略[J].經濟地理,2008(3):327-329.

                      [6]宗剛,李紅.基于產業價值鏈理論的北京汽車服務業發展研究[J].北京汽車,2006(5):4-9.

                      天天爱天天做天天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