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bphb3"><thead id="bphb3"></thead></big>
<sub id="bphb3"><thead id="bphb3"><cite id="bphb3"></cite></thead></sub>
<big id="bphb3"><thead id="bphb3"></thead></big>
    <sub id="bphb3"></sub>
      <sub id="bphb3"><font id="bphb3"><cite id="bphb3"></cite></font></sub>
          <progress id="bphb3"></progress>

                      ? 首頁 ? 理論教育 ?江蘇省文化產業集聚效應實證分析

                      江蘇省文化產業集聚效應實證分析

                      時間:2020-04-25 理論教育 聯系我們

                      江蘇省文化產業集聚效應實證分析_文化產業研究:文化軟實力與產業競爭力(第3輯)

                      江蘇省文化產業集聚效應實證分析

                      黃慧芳 張功翠

                      張功翠簡介:(1983— ):江蘇淮安人,三江學院文化產業學院教師,研究方向:文化產業、產業組織。

                      摘 要 發展文化產業、提升文化競爭力是實現江蘇率先發展、科學發展、和諧發展的重大舉措。文化產業集聚是指眾多獨立而又互相關聯的文化企業以及互相支撐的行業依據專業化分工和協作關系在一定區域集中,產生規模報酬遞增和技術溢出效應。本文用區位熵測度了江蘇省文化產業的集聚水平,考察了文化產業集聚效應與經濟增長的因果關系,通過設定轉換對數生產函數,用全要素生產率方法測度了規模報酬遞增和技術水平對江蘇省文化產業集聚的貢獻,最后給出了江蘇省文化產業發展的政策建議。

                      關鍵詞 文化產業集聚;規模報酬遞增;技術水平

                      1 引 言

                      目前,我國處在經濟結構提升、經濟體制轉軌的關鍵時期。北京、上海、江蘇、浙江、廣東等經濟發達地區正致力于對低端生產力進行轉換調整,力求集聚新的高端生產力。文化產業是指為社會公眾提供文化、娛樂產品和服務以及與這些行業有關聯的行業集合,具有高知識性、高附加值、無污染等特性,是21世紀的黃金產業。在新一輪發展中,文化產業成為產業結構升級與轉型的主要方向。文化產業集聚是產業發展適應經濟全球化和競爭日益激烈的新趨勢,其內部各企業依靠供求關系、共同的市場導向、勞動力市場和地方性文化等因素集聚在一起,為創造競爭優勢而形成的,彼此共享資源、技術、信息等要素,享受空間集聚帶來的群體優勢和技術溢出。江蘇作為經濟大省、文化大省,大力發展文化產業、繁榮文化市場對于提高江蘇省的綜合實力和可持續發展具有重大意義。

                      2 文獻回顧

                      衡量集聚程度的統計指標有赫芬達爾指數、基尼系數、區位熵、指數等。Krugman通過計算美國各州三位數制造業的區位基尼系數指標來衡量各行業的區域集聚水平。Feser(2001)將從業人數作為產業集聚程度的指標,分析了產業集聚對美國制造業發展的影響。Alecke等(2003)的研究表明德國三位數制造業中產業的集聚程度在統計上顯著高于隨機分布。白重恩等(2004)通過計算1985—1997年32個行業的Hoover地方化系數,認為中國產業地區集中度趨于上升。路江涌、陶志剛(2006)利用Ellison和Glaeser(1997)的γEG指數衡量了行業區域集聚和共同集聚的指標體系,對中國制造業在1998—2003年間的區域集聚程度進行了考察,指出中國的行業區域集聚程度目前處在一個上升階段。

                      3 模型的設定

                      3.1 集聚水平的測度

                      本文采用區位熵LQ(Location Quotient)測度江蘇省文化產業的集聚水平。

                      img83

                      其中:qij——地區j的行業i的產值;

                       img84qj=qij——地區j的總產值

                       img85qi=qij——產業i的全國總產值;

                       q=img86qij——全國總產值。

                      區位熵也稱區域規模優勢指數,其經濟含義是一個給定區域中產業占有的份額與整個經濟中該產業占有的份額相比的值。當區位熵大于1時,表明該地區該產業具有比較優勢,它在一定程度上顯示出該產業具有集聚效應,產業規模區位熵越大,表示該地區該產業的集聚效應越顯著;區位熵等于1時,表示該地區該產業處于均勢;區位熵小于1時,表明該地區該產業不具有集聚效應。

                      3.2 全要素生產率方法

                      模型的假定:

                      img87

                      其中:Q、K、L、t——分別代表產出、資本、勞動和時間。

                      用(1)式對時間微分,得:

                      img88

                      其中:

                      img89img90img91——分別代表產出、資本、勞動的增長率;

                      αK、αL、VT——分別代表資本產出彈性、勞動產出彈性和技術變化率。

                      集聚效應對產出增長的貢獻識別如下:設規模經濟為資本產出彈性和勞動產出彈性之和,即S=αK+αL,從而得出規模報酬不變的貢獻:

                      img92

                      可見,(4)式將增加值的增長分解為投入增長的規模報酬不變部分和規模經濟部分NCRS和技術進步的貢獻。

                      img93

                      全要素生產率的增長表示如下:

                      img94

                      通過直接建立生產函數來進行,由于對數生產函數沒有規模報酬不變和替代彈性的限定,適合本文對規模報酬遞增部分的研究需要,所以選用對數生產函數形式。

                      函數形式如下:

                      img95

                      其中,Qt、Kt和Lt——分別表示各年總產出、資本投入和勞動投入。

                      對(7)式進行估計,得到βK、βL和βkl,求出資本產出彈性αK和勞動產出彈性αL:

                      img96

                      又有S=αK+αL將這里估計得到的αK、αL和S代入(3)、(6)式中就可以得出全要素生產率、技術進步和規模經濟的估計值。如果總產出的增長主要是由要素投入增長作出的貢獻,稱之為廣度增長,如果總產出的增長主要是由全要素生產率的增長作出的貢獻,則稱為深度增長。

                      Q是指文化產業生產總值,是歷年《江蘇省統計年鑒》上的文化、體育娛樂業生產總值,K、L分別用統計年鑒上的文化、體育和娛樂業的固定資本投資和從業人員的數據。本文數據來源是1990—2008年《江蘇省統計年鑒》和《中國統計年鑒》。

                      4 模型的實證檢驗

                      4.1 集聚水平的測度

                      文化產業的范圍包括文化產業核心層、外圍層以及相關層。文化產業核心層是指新聞、書報刊、音像制品、電子出版物、廣播、電視、電影、文藝表演、文化演出場館、文物及文化保護、博物館圖書館、檔案館、群眾文化服務、文化研究、文化社團、其他文化等。文化產業外圍層是指互聯網、旅行社服務、游覽景區文化服務、室內娛樂、游樂園、休閑健身娛樂、網吧、文化中介代理、文化產品租賃和拍賣、廣告、會展服務等。文化產業相關層是指文具、照相器材、樂器玩具游藝器材、紙張、膠片膠卷、磁帶、光盤、印刷設備、廣播電視設備、電影設備、家用視聽設備、工藝品的生產和銷售等。本文研究的文化產業是指文化產業核心層。根據區位熵的測度方法,得到江蘇省文化產業的LQ值:

                      表1 1990—2005年江蘇文化產業的LQ值

                      img97

                      由表1可知,在總體趨勢上,從1990年起,江蘇省文化產業在逐步趨于集聚,并在2001年LQ=1.046 75,這表明存在集聚現象。在隨后的兩年,LQ值穩步上升,表明江蘇省文化產業集聚現象更加明顯。江蘇省經濟發展水平居于全國前列,在產業結構升級中大力發展第三產業,文化產業作為新的增長點不斷發展。江蘇省是文化基礎設施比較齊全的地方,文化資源豐富,文化氛圍也相對濃厚,有較強的文化消費需求,從而能集聚文化產品的生產企業及相關行業。但在2004年,LQ值下降到1以下,表明沒有出現文化產業集聚效應,但隨后LQ值又呈上升趨勢。文化產業集聚與經濟增長之間是否存在因果關系,可以通過格蘭杰檢驗來說明。

                      4.1.1 單位根檢驗

                      利用Augmented Dickey-Fuller test對時間序列ln(rjgdp)和ln(lq)進行單位根檢驗。該檢驗法的基本原理是通過n次差分的辦法將非平穩序列轉化為平穩序列。

                      表2 單位根檢驗

                      img98

                      注:Dln(rjgdp)、Dlns分別表示其對一階差分序列進行ADF檢驗

                      由表2的數據可知ln(rjgdp)、ln(lq)時間序列的ADF統計量大于1%、5%、10%的顯著性水平下的臨界值,接受原假設,說明時間序列含有單位根,是非平穩序列,其一階差分序列的ADF值小于1%顯著性水平下的臨界值,拒絕原假設,是平穩序列。

                      4.1.2 協整檢驗

                      因為ln(rjgdp)和ln(lq)都是一階單整的,它們之間可能存在協整關系,進行協整檢驗得到:

                      表3 協調檢驗

                      img99

                      根據計算結果可知,由于使用的是兩變量系統,根據顯著性水平5%判斷,ln(rjgdp)和ln(lq)之間在5%的顯著性水平下存在一個協整關系。

                      4.1.3 因果關系檢驗(Granger Causality Test)

                      在存在協整關系的基礎上,利用因果關系檢驗(Granger Causality Test)對這種關系是否構成因果關系進行研究。格蘭杰因果關系檢驗的基本思想是“過去可以預測未來”。格蘭杰因果關系檢驗的基本原理是:在Y關于Y滯后變量的回歸中,添加X的滯后變量作為獨立的解釋變量,應該顯著增加回歸的解釋能力。此時,稱X為Y的格蘭杰原因,如果添加X的滯后變量后,沒有顯著增加回歸模型的解釋能力,則稱X不是Y的格蘭杰原因。

                      表4 格蘭杰因果檢驗

                      img100

                      由表4可知,拒絕零假設,文化產業集聚和人均GDP增長之間是互為因果關系的。一方面,產業集聚促進了經濟增長。這是因為:①產業集聚產生規模報酬遞增和技術溢出,通過各種方式帶動相關產業的增長;②產業集聚使得社會分工細化,同時技術改良加速了現有產業的更新和發展,從而提高了資源的配置效率勞動生產率。同時產業集聚具有自我強化效應,即通過集聚效應吸引越來越多的生產要素,使得大量相關產業、企業及其支撐機構在空間上進一步集聚,促使地區經濟得以保持持續的高速增長。另一方面,經濟增長也加速了產業集聚:①人均GDP的增長引起消費需求結構的變動,文化消費的增長帶動了文化產業的發展;②國民收入提高到一定水平,產業結構升級,文化產業作為第三產業的新興產業,發展潛力巨大,集聚效應增強。

                      4.2 全要素生產率方法

                      img101

                      運用計量經濟軟件Eviews 5.0對各年度橫截面數據首先進行時間序列的單位根檢驗,原始序列為非平穩序列,但一階差分序列都通過了5%顯著性水平下的檢驗,為平穩序列。用一階差分序列進行普通最小二乘法回歸,得到各年的βK、βL和βkl值。

                      根據建立的模型,采用上面的回歸結果,得出各年江蘇省的資本產出彈性和勞動產出彈性αK、αL,并將各年份的經濟增長分解為要素投入的規模報酬不變部分CRS、規模報酬遞增部分NCRS以及技術進步V,其中報酬遞增部分就代表集聚效應,結果如表5所示。

                      表5 全要素生產率回歸檢驗結果

                      img102

                      續表5

                      img103

                      規模經濟是指在投入增加的同時,如果投入與產出的比例保持不變,即規模報酬不變;產出增加的比例超過投入增加的比例,單位產品的平均成本隨產量的增加而降低,即規模報酬遞增;反之,產出增加的比例小于投入增加的比例,即規模報酬遞減。當規模收益遞增時,稱作規模經濟。由表5可知,在江蘇文化產業經濟增長總量中,要素投入的增長對經濟增長只有較小的貢獻,主要是由全要素生產率進步所帶來的增長,是深度增長方式。高新技術極大地推進了文化產業的發展,在高新技術的支持下,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將主導未來文化產業的發展,規模經濟效應逐漸顯現,特別是技術進步帶來的增長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很大。

                      5 啟示與結論

                      文化產業通過集聚方式在規模和財富創造能力上日益顯示出強勁的增長實力,成為國民經濟與社會發展的重要支柱。從江蘇省文化產業集聚效應的實證研究中,筆者得到以下結論和政策含義。

                      5.1 提高文化產業的集聚度

                      文化產業集聚與經濟增長之間存在互為格蘭杰因果關系。金煜等(2004)的研究表明,經濟地理新經濟地理和經濟政策中的相關經濟因素對產業集聚都有顯著的影響。由上文LQ值測度的江蘇省文化產業集聚效應并不明顯,只有在2001—2003年的LQ值大于1。江蘇省具有發展文化產業集聚的自身優勢,在文化產業集聚的形成過程中,要強調政府的作用,但不能完全依賴于政府。在尊重市場機制的基礎上,政府充分發揮其引導和支撐作用,為文化產業集群發展提供政策和財力支持,加大健康娛樂文化場所和體育設施的建設力度,大力發展文化產品市場。政府搭建供需平臺,促進價值流、信息流、資金流與服務流的合理有效流動,產生上下游產業的聯動效應。集中培育具有導向性、規模化、擁有自主知識產權、核心能力強的文化企業集團,實施相應的融資政策、財政稅收政策,實現規模化經營。如藝術表演集團、音像集團、影視集團、文化旅游集團、藝術品經營集團等。

                      5.2 技術創新

                      文化產業以科技投入、文化創新、商業運作作為三大動力機制,文化產業的科技化進程將成為提升文化產業綜合競爭力的主要動力。由全要素生產率測度出在江蘇省文化產業發展中技術進步的貢獻最大,應繼續利用江蘇省高校和研究所的科研優勢,積極開展企業與高校和研究所的合作,促進科技成果在文化產業中的轉化和應用,廣泛運用現代自然科學技術和管理科學技術開發利用各類文化資源,依靠科技做大做強網絡文化娛樂、廣播電視、影視、動漫等產業。

                      參考文獻

                      [1]顧江.江蘇文化產業區域協調發展戰略.江蘇社會科學,2006(1).

                      [2]顧江.文化產業經濟學.南京:南京大學出版社,2006.

                      [3]邁克爾·波特.簇群與新競爭經濟學.經濟社會體制比較,2000(2).

                      [4]梁琦.產業集聚論[M].北京:商務印書館,2004.

                      [5]Krugman,P.R.Increasing Returns and Economic Geography[J].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1991(99):483-499.

                      [6]Amiti,M.Location of Vertically Linked Industries:Agglomeration Versus Comparative Advantage[J].European Economic Review,2005(49):809-832.

                      [7]耿修林,張琳.計量經濟學.北京:科學出版社,2004.

                      [8]江蘇省統計年鑒.中國統計年鑒(1990—2008).

                      天天爱天天做天天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