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bphb3"><thead id="bphb3"></thead></big>
<sub id="bphb3"><thead id="bphb3"><cite id="bphb3"></cite></thead></sub>
<big id="bphb3"><thead id="bphb3"></thead></big>
    <sub id="bphb3"></sub>
      <sub id="bphb3"><font id="bphb3"><cite id="bphb3"></cite></font></sub>
          <progress id="bphb3"></progress>

                      ? 首頁 ? 理論教育 ?試論中國發展文化軟實力的迫切性及途徑

                      試論中國發展文化軟實力的迫切性及途徑

                      時間:2020-04-25 理論教育 聯系我們

                      試論中國發展文化軟實力的迫切性及途徑_文化產業研究:文化軟實力與產業競爭力(第3輯)

                      試論中國發展文化軟實力的迫切性及途徑

                      安小蘭

                      摘 要 本文對中國發展文化軟實力問題進行了思考。文章認為,軟實力與硬實力是互為支撐的關系。改革開放三十年來,中國經濟持續發展,硬實力有了長足的進展,但在文化軟實力的發展方面存在明顯不足。文章對當今中國在世界上的形象進行了分析,指出中國形象并沒有隨著經濟增長而得到相應的提升,這已經成為中國硬實力能否持續發展的瓶頸。解決之道在于吸收傳統文化資源,建立適合當代社會發展需求的核心價值觀,同時大力發展文化產業,樹立有國際影響的文化品牌。

                      關鍵詞 文化軟實力;中國崛起;中國形象;核心價值觀;文化品牌

                      1 “軟實力”與“硬實力”互為支撐

                      在黨十七大報告中,把“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利用文化來提高國家綜合競爭實力放到了極其重要的位置。這一戰略思想的提出,無疑是順應中國社會的發展而做出的明智之舉,是具有遠見卓識的。隨著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建設文化強國的重要性,“中國崛起必須靠軟實力”也成為一個相當常見的熱點問題引起討論和爭論。

                      軟實力(Soft Power)是20世紀90年代初,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Joseph S.Nye)在《美國定能領導世界嗎?》、《軟實力:世界政治中的成功之道》等書和《重新界定國家利益》等論文中首創的一個概念,指通過“文化和價值觀念、社會制度、發展模式、生活方式和意識形態等的吸引力而體現出來的實力”,這是一種基于感召而非威逼或利誘達到目的的能力,與經濟、科學、軍事實力等體現出的“硬實力”相對而言。軟實力的提出,顯然是基于國際競爭局勢的考量而得出的一個新概念。約瑟夫·奈認為,在當今世界,倘若一個國家的文化處于中心地位,別國就會自動地向它靠攏,倘若一個國家的價值觀支配了國際政治秩序,它就必然會在國際社會中居于領導地位。這個概念提出后在西方國家引起強烈的反響,并引起廣泛的討論、研究和應用。軟實力理論的提出,從文化的角度分析了國際局勢的變化趨勢,從而啟迪了人們的新思維,使人們從過去那種只關注經濟、科技、軍事等有形的“硬實力”,轉向關注文化、價值觀、影響力、道德準則、文化感召力等無形的“軟實力”。

                      今天,當我們用軟實力的理論對中國的現狀進行探索和思考時,應該擁有怎樣的心態呢?

                      軟實力理論的提出,顯然是一國經濟、軍事等硬實力發展到一定程度的產物。縱觀歷史上的“大國”,凡是對人類的文明產生巨大影響的國家,無一不是曾經國富民強的硬實力大國。中國唐文化對周邊國家的影響力也是建立在其強大的經濟和軍事實力之上的。美國文化在世界的影響力毫無疑問是建立在美國強大的物質基礎上的。如果美國不是世界第一強國,我們很難想象它的文化會如此風靡全球。強大的物質基礎不僅為美國文化的輸出提供了強大的物質基礎、產業基礎以及無比的自信,而且本身就足以構成一種巨大的吸引力,引起其他國家的仰慕和效仿。我們很難想象一個積貧積弱的國家,其文化與價值觀會在世界范圍內產生巨大的影響。因此,綜合國力的整體實力,最根本的仍然是硬實力,也就是物質力量,從這個意義上說,硬實力是軟實力的根本基礎。

                      改革開放的三十年,中國經濟持續快速增長、國力日漸壯大,中國在全球經濟、政治、軍事及科技等方面的實力也有巨大增長,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當我們走在北京、上海的大街上時,都會被宏大而現代城市建筑所震懾,大型的超市、商店,現代化的機場、劇院林立的高樓,使我們仿佛置身于紐約的街頭。城市的變化,無疑是國家“硬實力”增強的最直接的表象。這一切,造成一種想象,仿佛我們已經躋身于世界強國之林,成為國際舞臺上最有影響力的幾個國家之一。而與之相聯系,一種樂觀的“中國崛起”論在中國遍地蔓延,中國GDP總量進入世界第四名,有人因此斷言,再過30到35年,中國GDP總量將超過美國。這種唯GDP論的思維和作風已經引起了學術界和民間的普遍憂慮。事實上,即使這種簡單的GDP統計是可信的,并且真的能夠代表實力,我們依舊無法忽視中國經濟發展過程中存在的重大問題,在相當多的領域,如計算機、信息、大型飛機、航空生物工程新材料機械制造等各種關鍵技術方面,我們都缺乏足夠的人才,沒有自主創新的優勢,在國際產業分工中,我們依舊處于低端的位置。可以這樣說,我們目前所獲得的經濟增長更多的是建立在廉價勞動力、資源消耗和優惠政策的基礎上的增長。“靠著世界工廠的生產線為世界代工,已經把‘中國制造’的產品銷往全球了,這種物美價廉好賣的局面容易滋生一種‘此乃捷徑’的滿足感。即使有人看出這是一種低成本、低品牌和文化含量低、低附加值、高資源消耗的生產模式,也不容易下決心走創新之路。”沒有自主創新的核心技術,以及一個具有長期發展前景的良好的產業結構,一旦資源耗竭,人力資源優勢喪失,未來中國經濟發展的創新能力如何,是否有后勁,顯然還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如何創新?如何發展?這已經不是單純的科學技術的問題,也與文化創新息息相關。

                      毫無疑問,在當下,提出發展文化軟實力是迫切而必要的。事實上,物質文明的進步與先進文化之間本身就存在著難分難解的關系,我們應該避免將軟實力與硬實力截然劃分的思考模式。我們無法斷言,一種高度發達的物質文明,依靠的僅僅是技術而不是優秀的社會制度、企業管理制度、發展模式和價值體系。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年的經濟成就與中國政府日益開放的政策和心胸是分不開的。當我們的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時,一種好的文化、制度和價值體系必然成為經濟發展是否能向良性方向發展下去的深層的、決定性因素,決定了經濟發展的方向。因此,軟實力的發展已經不僅僅是擴大文化影響的問題,而是實實在在成為硬實力發展的動力問題,易言之,軟實力的發展將決定硬實力的發展后勁。

                      總之,軟實力和硬實力是互相支撐、互相促進的關系。硬實力為軟實力的發展提供物質基礎,軟實力則為硬實力的持續發展提供長遠的支持。

                      2 軟實力的不足:中國崛起與中國形象

                      19世紀末20世紀初,在世界眼中,中國是一個擁有勤勞、憨厚的農民和貧窮、落后的土地的國度,這種印象借助于賽珍珠的《大地》等小說及電影的風行而得到了固定。改革開放以前,世界對中國的印象雖有改變,但依舊與封閉、狂熱以及貧窮緊密連接。如今,一個顯見的事實是,比之三十年前,中國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與中國經濟“崛起”相呼應的,是中國開始越來越多地走入國際視線,成為世界關注的對象。那么世界對于當今中國的印象是否也隨著中國之崛起而發生了巨大改變呢?

                      2005年12月29日,約瑟夫·奈在美國《華爾街日報》上發表《中國軟實力的崛起》一文。文章指出,美國的軟實力正在下降,而中國的軟實力正在崛起,并已經形成對美國利益的威脅。關于中國文化軟實力的崛起,約瑟夫·奈列舉了以下事實:

                      中國一直以悠久的傳統文化吸引著人們,不過現在,它也躋入了全球流行文化的行列。中國電影《臥虎藏龍》成為非英語電影中票房最高的。姚明,美國休斯敦火箭隊中國籃球明星,已經成為美國家喻戶曉的名人。中國已經被指定為奧運會主辦者。過去十年中去中國學習的美國學生從36 000人增長到了110 000人,增加了三倍。外國旅游者的數量在2004年也激增到了170 000 000人次,中國在世界各地增加了26個孔子學院以傳播其語言和文化,美國之音的中文廣播從每天的19小時削減到了14小時,同時,中國國際廣播電臺的英文廣播提高到了全天播音。

                      此外,約瑟夫·奈還從外交等方面對中國軟實力的增強進行了描述。作為一名專門研究軟實力的專家,約瑟夫·奈當然會比較容易從軟實力角度看待中國的崛起。他敏感地注意到了中國在世界尤其是美國的影響與日俱增的事實。顯然,這一對中國目前形象的描述,比之大多數美國人心目中文革時代或舊中國時代的中國人形象是更近于事實的。類似的勾勒,其他外國報紙也有報道,《南華早報》有一篇文章從七個方面描述了中國文化軟實力的增強趨勢:

                      首先,全球有超過3 000萬外國人在學中文,就讀于中國高等學府的人數也相當可觀。這種趨勢的發展速度相信還會加快。

                      另外,越來越多的中文文學作品也被翻譯成外文。

                      在西方,使用傳統中藥的人也逐漸增多。在美國和歐洲的一些實驗室,研究草藥治療方法和功效的工作,也正如火如荼地進行。

                      有外文配音的中國電影,不時在亞洲和西方的影院上映,吸引了越來越多的觀眾。有一些更在國際電影節中贏得大獎,中國電影偶像也成為家喻戶曉的名字。

                      目前,到中國體驗5 000年文明的游客不計其數。中國已經是全球第四大旅游國,并將在10年內名列榜首。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將突出中國“柔性”的形象。更多的游客將涌入中國,奧運會電視廣播也會讓世界各地千千萬萬的觀眾進一步認識中國。

                      最后,以使用者的人數來看,中文可能將在10年內取代英文,成為互聯網上最主要的用語,這將大大增加中國文化的影響力。

                      這些正面的數據,似乎使我們有足夠的理由對于中國文化在世界的蔓延和影響產生樂觀的情緒。那么世界對于中國日益增長的興趣和關注究竟是怎樣的呢?中國形象到底如何呢?我們不妨稍舉幾例,也許就可以得出一個基本的印象:

                      據說,《巴黎人報》有一篇報道,題為《中國:世界經濟新樂園》,認為今天的中國在西方人的眼中已經成了“黃金國”,它既是世界加工廠,又是全球最大的市場。中國給人帶來的美好想象越來越多,世界各國爭相與之交往。

                      法國人印象中的中國,是一個人工極不值錢的國度,絕大部分人都靠每天不到一歐元在生活,還是一個充滿人力車自行車共產主義國家,絕大部分法國人也沒有太多了解中國的興趣。知名度較高的中國人是JET LEE所主演的印象深刻的龍之吻,少有的表現黃種人侵略性的影片!法國家樂福超市貨架上很搶眼的JACKY CHEN的影片,法國電視上甚至還有JACKY的工夫卡通片。到過香港并工作過的法國人對那里羨慕不已,但他們認為那是英國殖民的結果。確實,法國的大部分地區比香港差遠了。法國人愛吃中餐,愛看中國電影、聽中國戲,所以學中國話就很自然,而且這些學中國話的人都是地地道道的法國人。……絕大多數的法國人只是把中國漢字當成一種神秘的藝術品或圖騰一樣來欣賞的,而并不是對中國文化有多熱愛。”

                      而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那句中國成不了超級大國的話幾乎已是路人皆知,她說:“因為中國沒有那種可以用來推進自己的權力,進而削弱我們西方國家的具有‘傳染性’的學說。今天中國出口的是電視機,而不是思想觀念。”(www.ytxjwl.com)

                      河野尤太郎在日本經濟學人》周刊上發表文章說,“鄰國經濟一旦發展壯大,就會帶來益處,而不是壞處。應該認為,中國經濟的發展對日本來說是開創了新的市場”。

                      從這些言論中可以看出,面對日益變化的中國,無論是美國,還是世界其他國家,其心態無非是兩種,其一,中國是一個蘊藏著巨大商機的市場,是一個賺錢的好去處,去中國發財,機會不容錯過,這里蘊藏著利益和利潤;調查顯示,海外漢語熱的主要動力是人們希望掌握一門去中國做生意的工具;其二,中國“崛起”了,但中國留給世界的,并不是繁榮富強、人民快樂的印象,而是廉價劣質產品、廉價勞動力和世界加工廠的印象。“中國制造”問題、環境問題、人權問題等一直是中國經濟發展過程中屢遭非議的話題。可以說,對于支撐中國經濟發展的價值觀念、社會制度、發展模式、意識形態等外國人并不認同。也就是說,外國人認為中國經濟的發展是以破壞環境為代價的,是基于使用廉價勞動力基礎之上的進步。其三,外國人對中國文化的興趣,還停留在功夫、熊貓、針灸等表層文化符號上,“老外眼里的奇異中國,不一定很好很強大,但一定很新很有趣。”面對這種“新鮮”、“有趣”、“好玩”的心態,我們很難把它理解為對中國文化情不自禁的心儀和尊敬,而多少只是一種獵奇和觀景的心理。外國人對于中國文化的興趣,依然沒有跳出當年魯迅先生所說的觀看“博物館”的層面上,而對于那些真正能夠代表中國文化優秀成分的,能為世界文明作出真正貢獻的核心價值觀,世界幾乎毫無認知,更遑論尊重和仰慕。很顯然,我們在文化上還沒有形成特別的感召力和同化力。比之三十年前相比,我們的形象并沒有得到本質上的改變。

                      奧運會期間,筆者正在美國,NBC電視網每天都會轉播奧運實況。令人欣慰的是,這次奧運不僅讓世界感受到了中國翻天覆地的變化,而且讓世界對中國文化,對熱情、善良、愛國的中國人民有了了解。對于宏大而精心設計的開幕式,美國人普遍給予了高度稱贊,NBC還在每天的賽事轉播之后播出一個介紹中國文化如風箏、餃子等的一個專題節目。美國NBC主持人Bob Costas在結束全部奧運轉播時對觀眾發表了這樣的感言:“中國幅員遼闊,在這個國家人民生活的多樣性及其豐富復雜的歷史文化是任何一個來訪者所無法完全理解的。即便如此,在奧運期間,你無需擁有什么國際關系的高等學位就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來自中國人民的熱情,感受到他們對于自己祖國的熱愛,以及中國的公民們認真地利用這次機會向全世界努力展現自己,這包括從知名的運動員到每一個平凡的人”。不過同時,在一些媒體的評論中,我們也看到了一些略帶諷刺的說法,對于這份奢華的大秀,有人用“過分敏感”來形容,他們從中看出了其中自信與自卑兼有的心態。美國的媒體也同時報道了中國體操隊員隱瞞年齡的問題,中國政府為了奧運派警察清理街道等問題。平心而論,這些負面報道,并不完全是歪曲和捏造的,多少也有幾分真實性在里面。事實上,如果我們能夠擁有更開放、更平和、更自然、更自信的心態,此次奧運也許能讓我們的形象得到更多的提高,留下比奢華更好的印象。

                      建設文化大國,發展文化軟實力,首先是要樹立一個與大國形象相匹配的形象,如此,才能真正確立自己的大國身份,獲得世界的認同和尊重,并為世界文化的發展和進步作出貢獻。

                      3 如何發展文化軟實力

                      一個國家形象的好壞取決于多方面的因素。政府對內對外的做法,主流媒體的傳播內容,一般民眾的道德素質、言談舉止,影視等文化產品中的形象,甚至其制造的產品都能影響到我們對一個國家的看法。中國形象沒有得到本質上的改變,與以上所說的各種因素都有關系。這一切,說到底,都與文化問題相關聯。好的文化,必然產生強大的吸引力,形成自己的軟實力。而在文化的諸種要素中,以價值觀的作用最為巨大。

                      3.1 建立核心價值觀:傳統中國與現實中國

                      發展文化軟實力,是一個復雜的系統工程,絕非三言兩語所能道清。近些年來,中國政府為此做出了多種努力,啟動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和發掘工作,在世界各地建立孔子學院,同時也與世界各國簽訂了文化交流協議,展開了多種多樣的國際文化交流活動。耗資巨大的政府行為雖然不能說完全沒有效果,但這種自上而下的推廣,比之心甘情愿的傾慕和追隨顯然要吃力得多。原因很簡單,在這些努力中,人們看到的是中國古老的文化和高端文化,而不是活生生的現實中國生活。因而這種宣傳就缺乏親和力和感染力。而文化的傳播更多的是靠一種情不自禁的吸引力而非空洞的宣傳。

                      有一種現象,足以說明自覺追隨、仿效的文化傾慕與政府宣傳、推廣之間的區別有多大。中國學子持久的英語熱及留學熱自不必提。筆者注意到,最近雅虎中文網新開設了訂閱功能,其中有幾個頻道:滬江外語、美劇迷、美劇電影速遞。對此稍作瀏覽,我們就會驚異于中國觀眾對于美國文化,包括美國流行音樂、美國電影等的熱衷和熟悉程度,所有美國曾經風行的、正在熱播的美國電視劇,都可以在上面赫然找到。熱心的“粉絲”還會主動提供劇情介紹、演職員資料、腳本翻譯、拍攝花絮等相關資料。登錄很多美劇論壇,你會驚奇地發現,大批“粉絲”對美劇是如此熟悉和癡迷,他們津津樂道于劇集里的所有細節,就連劇中人物發型、衣飾的變化,所使用的東西,都會成為他們熱烈討論的對象,更不用說對劇中人物和故事情節的品評和分析了。在這個信息交流日益便捷和發達的時代,文化以如此之多的渠道傳播,大眾有如此之多的選擇,我們很難說這種自覺自愿的追隨不是出于真心的喜愛,而只是出于一種崇洋媚外的心理。事實上,在這股熱流之下,更深層次的是反映當代中國年輕人對于美國價值觀的欣賞以及對其開放程度和繁榮水平的渴慕。這種情況其實是全球性的,即使是在伊朗和伊拉克這樣的國家,年輕人也熱衷于考托福、去美國念書、看美國大片、聽美國流行音樂等。

                      2006年5月,美國《新聞周刊》根據美國和加拿大網民的投票,評選出進入21世紀以來世界最具文化影響力的一些國家文化及其形象符號,其中代表中國的文化形象主要有:漢語、北京故宮、長城、蘇州園林、孔子、道教、孫子兵法、兵馬俑、絲綢、瓷器、京劇、少林寺、功夫、西游記、針灸、中國烹飪等。

                      從中可以看出,這些中國文化的符號全是屬于傳統文化的范疇。一直以來,西方對于中國似乎存在著一種自然而又矛盾的心態。他們仰慕神奇的中國文明,不過這種仰慕似乎僅限于古代中國的文化。而對于近現代以來的中國現實,卻幾乎都抱有歧視、好奇、同情、仇視、反感等負面的評價。改革開放的三十年,是中國歷史上最開放、發展、進步的三十年,也是中國經濟發展最快的三十年,但中國的形象并沒有因此得到根本性的提升。原因何在呢?其根本的原因,也許正如撒切爾夫人所說,在于我們還缺乏一套特別具有吸引力的價值觀。

                      我們很難把世界對于中國的一些負面態度完全理解為對于中國崛起的嫉妒和憎恨。幾千年來,儒家文化在古代中國占據了主流價值觀的地位,成為凝聚傳統社會人心的主要力量。在此價值觀維系下形成的中國精神、東方精神,即成為古老中國文明的吸引力之一。反觀今天的中國,經歷了文化斷裂,在日益激烈的社會變化中,價值觀也發生了巨大的沖擊和改變。我們的確缺乏一個可以維系人心的核心價值體系,當今社會人心信仰的缺失,造成一系列無法回避的問題,官員腐敗、誠信缺失、道德淪喪、犬儒主義等等構成當代中國社會生活的常見圖景。這也是當代年輕人迷戀西方文化的一個重要原因。一個韓國留學生曾對我說,他看了《三國演義》,最敬佩關羽的忠義之氣,來到中國后卻非常失望,因為中國人根本不是那樣的,而且很喜歡撒謊。買東西、打車都會被騙,過馬路都不遵守規則,喜歡買盜版碟……這些直觀的印象相當有代表性,道出了人們想象中的東方文明與現實中國的落差。

                      而美國卻有一套以基督教文明和美式“民主”、“自由”為核心的美式的價值觀,這一套價值體系一方面借助于好萊塢的電影、電視及流行文化等大眾媒介而風靡全球,另一方面,也實實在在呈現在樂觀、開放、活力的美國現實社會中。去過美國的人,對于美國社會的有序、禮讓、自由都會留下深刻印象。可以說,這一套富于吸引力的價值觀才是其文化軟實力的核心力量。

                      應該說,在今天,如何完成傳統和現實的對接,如何建立一套為全民信仰的適合當今世界發展的價值觀對于我們來說是一個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好的價值觀有一種強大的整合力,會輻射到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不但可以提高公民素質和道德水準,塑造良好的公民個性,而且可以改變國家形象,提升國家的綜合實力和競爭力。不少學者已經意識到了傳統文化對于重建今天中國人價值觀的重要意義,如何將傳統文化中的優良成分,如天人合一、和為貴、仁義、忠信、孝敬、家庭觀念等與現代社會的發展相結合,從而建立當代中國的核心價值觀,是發展中國文化軟實力所面臨的最重要的問題。

                      3.2 打造精品、樹文化品牌

                      文化是一個內涵非常復雜豐富的概念,凡人類一切物質和精神創造都可以涵蓋在此概念之下。因此,我們可以從社會規范、社會組織、語言、風俗習慣、器物等多種層面去了解一種文化,然而就傳播速度和影響力而言,當以文化產品,即電影、電視、音樂、書刊、報紙等的傳播效果最為直接、有力。

                      許多學者已經指出,與西方,尤其是與美國相比,我們的文化產業還出于起步階段,這主要體現在文化貿易特別是文化內容產品和版權交易方面依然存在比較大的逆差,特別是在文化影響力較大的品牌內容產品方面如暢銷書、電影大片、重大體育賽事等方面的逆差更加突出。

                      市場占有率是衡量產業競爭力最常用的指標,巨大的文化貿易逆差,說明了中國文化產業的國際競爭力還相當低。許多學者已經從如何進行文化體制改革,具體的產業政策等方面對提高中國文化產業競爭力等問題提來思考,這里不擬多談。而我們認為,除了產業化程度較低外,中國文化產業競爭力低的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我們缺乏有吸引力的產品。換言之,即使我們有巨額資本的支持,有高科技的制作手段,有完善的發行系統,來保證我們做出產品,并將我們的電影、書刊、電視、音樂發行到世界各地,我們的產品是否能夠被大眾所喜愛和接受還是一個問題。

                      以走在文化產業較為前沿的電影而論,近幾年來,我們也拍出了《英雄》、《十面埋伏》、《無極》、《夜宴》、《滿城盡帶黃金甲》等不少商業影片,這些電影無一不將故事背景放在古代中國。顯然,我們的電影人對于中國當代能夠提供給世界什么缺乏信心,希望借助世界對于傳統中國的想象,借助東方魅力在國際上獲得影響。然而,這些電影不僅在國內招致惡評,在國際上也沒有獲得真正的影響。究其原因,即在于其內容的貧乏和低劣。宮廷政變、亂倫、邪惡的欲望和扭曲的人格,在這些電影中我們既看不到傳統士大夫的人格魅力,也看不到傳統中國社會普通眾生的溫煦人性,可以說,這些電影所表達的價值觀既不能代表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精華,也不能代表人類生活中某些普世性的價值,顯示出我們的電影人對于中國傳統文化精神的生疏和無法把握。電影征服觀眾,靠得不僅是技巧、藝術手法,而更重要的是真善美的魅力,是人類生活中一些永恒的價值。好萊塢的成功,當然要歸功于其強大的產業基礎和商業運作手段,但他們從來沒有忘記對美國的核心價值觀和信仰:個人主義、資本主義、自由主義和民主政治的傳播義務,這才是美國電影的魅力所在。而韓流的風靡,除了成功運用產業化的生產手段,在很大的程度上更得益于其對東方文化、東方味道的展示。

                      隨著中國經濟體制和文化體制的改革,中國的電影、電視、音樂、出版業都開始轉向市場經濟,在各種領域,我們也都有了一些有一定影響力的品牌,其中部分品牌在國際上也產生了一定影響,但總的來說,我們還缺乏像迪斯尼、好萊塢、印度寶萊塢、韓國電視劇那樣有影響力的文化品牌,這直接影響了我國文化產業的國際競爭力。因此,如何發揮創意,以高質量的內容,創立屬于中國的有全球影響力的文化品牌,也是當下發展文化軟實力所必須思考的問題。

                      參考文獻

                      [1]〔美〕約瑟夫·S·奈著;門洪華譯.硬權力與軟權力.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

                      [2]〔加〕馬修·弗雷澤.軟實力——美國電影、流行樂、電視和快餐的全球統治.北京:新華出版社,2006.

                      [3]沈壯海.軟實力·真實力——為什么要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北京:人民出版社,2008.

                      [4]彭新良.文化外交與中國的軟實力:一種全球化的視角.上海: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2008.

                      [5]孟亮.大國策——通向大國之路的軟實力.北京:人民日報出版社,2008.

                      天天爱天天做天天爽